|個人中心 | 退出 | 登陸 | 注冊 |
未完成

《誅仙》斬獲4億票房,豆瓣評分僅5.3,兩極分化背后,“網文教父” 吳文輝穿越IP江湖

2019-10-21 16:03 | 作者:

從網文大IP到大電影再到其他衍生品,看似邏輯成立的道路,真正做起來也并不容易,難度恐怕不比17年前在網文世界拓荒要容易。

文 | 《中國企業家》記者 趙東山   編輯 | 劉宇翔   頭圖來源 | 被訪者

9月13日,電影《誅仙Ⅰ》在上映當日就斬獲1.42億元票房,5天后票房破3億。雖然票房不錯,但大部分原著黨卻表示失望,該片的豆瓣評分僅為5.3。

閱文集團聯席CEO吳文輝對此既喜又憂。喜的是,看到網絡小說IP衍生變現的更多可能性,這也是吳文輝在2018年8月13日斥資155億元收購該電影出品方新麗傳媒的重要原因;憂的是,IP作品改編并不算成功,不但招致觀眾的罵聲,后續票房也乏力。

閱文集團于2015年成立,由騰訊文學和原盛大文學整合而成,2017年在港交所上市,旗下有眾多的原創文學作品庫。吳文輝希望借此打造中國的“漫威”,雖然他也知道還有很大的差距,但并非看不到希望。

在《誅仙Ⅰ》之前,閱文旗下的作品《全職高手》被改編為動畫、影視劇等各種形式,作品里的虛擬角色葉修的大火,也讓吳文輝增加了幾分信心。5月29日,是虛擬人物葉修的生日。葉修的粉絲們包下了杭州錢江新城的整個樓體廣告,打造了一場燈光秀,并舉辦了生日會主題展。隨即,葉修有了代言旁氏洗面奶、聯名信用卡、美年達等商業合作。

對比之下,讓吳文輝頗為感慨,就在幾年前,網文及其版權還是“沒人要、不稀罕”。吳文輝在網絡文學行業已經闖蕩了近20年,被同行稱為“網文教父”。從2002年創辦起點中文網到并入盛大文學再到加入騰訊文學,之后騰訊文學與盛大文學合并成立閱文集團,吳文輝一直身處行業前沿。他本人也是個網絡文學愛好者,有一個沿用至今的網名“黑暗之心”,對他來說人生最悠閑的狀態就是“在海邊看書”。

吳文輝如今很少能這般閑情逸致,他只能在上班間隙、午休、通勤路上、晚上下班回家這些時間見縫插針地閱讀,而要花費更多時間去考慮如何做大網文產業。如果說,過去的近20年,恰好趕上了國內影視、游戲、動漫產業快速發展,在資本的推動下,網文的想象空間變得越來越大,那么眼下要將想象變成現實。

要做好并不容易,《誅仙Ⅰ》電影遭遇口碑兩極分化,算是個警醒。

        免費閱讀與收費墻

從去年下半年開始,各大互聯網平臺紛紛加入網絡文學的戰爭,免費網絡文學平臺成為流量追逐的對象。趣頭條推出米讀小樹、WiFi萬能鑰匙推出連尚文學、字節跳動推出番茄小說和紅果小說、2345推出七貓小說,這些APP頻繁登上應用商店排行榜前十,并吸引了百度等公司的投資。

吳文輝也察覺到了市場的新變化,過去難以實現的廣告商業模式,隨著用戶往移動端的轉移以及廣告投放金額的不斷提升,信息流廣告讓免費閱讀在商業上有了可能性。于是在2019年3月,閱文也推出了免費閱讀平臺“飛讀”。

這跟17年前完全不同,當時吳文輝即是最早一批網絡文學平臺創業者,也正是他首次建立了網絡平臺付費閱讀規則。

吳文輝是1996年浙江仙居的理科狀元,之后進入北京大學計算機系。他從小就不喜歡運動,只喜歡宅在家里看書,從古典四大名著到國外名著再到武俠小說、科幻小說全部讀遍。2000年,吳文輝畢業參加工作,業余愛好依然是看網絡文學,主要在西陸論壇上看,并因此結識了一幫同好,其中有寫手、老師、公務員、程序員等各種身份。

當時的網絡閱讀環境不是很好,論壇上閱讀作品的平臺不是很便利,作品數量也很少,吳文輝一會兒就翻完了。學計算機出身的他覺得自己可以做一個更好的平臺,后來就和另外五個網友一起做了起點中文網(以下稱“起點”)。

彼時是2002年,做起點中文網也是吳文輝個人愛好,他和其他5個同伴主要是通過業余時間來維護和經營網站。六個人,職業不同,所在的城市也不同,最北的在哈爾濱,最南的在廣州,平時主要通過QQ群進行聯系,遠程維護網站。

關于未來,那時候吳文輝根本沒有想過這么多,也不抱什么期望,因為當時網絡文學還很邊緣,并不被主流所關注。當時也正值第一波互聯網泡沫破滅,很多互聯網公司沒有找到合理的盈利模式,要么倒閉,要么艱難維生。吳文輝發現如果不及時找到商業模式的話,起點中文網可能會像其他網站一樣逐漸消亡。

當時擺在吳文輝眼前的有版權代理、廣告和正版閱讀付費這三種模式,但吳文輝發現前兩種在當前的條件下均無法保證網站盈利,最終借鑒當時電子書的模式于2003年10月正式推出付費閱讀模式。

2003年,正是互聯網“免費”模式大行其道的時候,要讓用戶付費是一件非常困難的事情,吳文輝遭到同行、讀者用戶的反對與質疑,連他自己也一度覺得很可能會失敗。但吳文輝還是決定試一試,“可能不一定做得很好,規模也不一定很大,但是必須要為這家網站探索一種可靠的商業模式。只有探索出來之后,網站才能良性發展。”

最終,吳文輝將規則定為按章節收費,平均千字兩分,營收70%以上分給作者。當時網文創作者大多是出于業余愛好,生活還比較艱難。很多小說經常寫到一半就結束了,這對作家是巨大的傷害,對讀者更是。念在這個份上,很多用戶同意了收費的規則。

實施收費的第一個月,吳文輝和另外五個同伴做了周密的準備,大家在工作之余都不出門,下班就回家,盯著網站。

嘗試付費的第一個月,起點中文網最終收到了5000元。吳文輝十分感動,因為當時電子支付并不發達,用戶都是通過匯款的方式,每一次匯款都需要跑一次銀行或郵局。

闖關

令所有人都沒想到的是,2003年后起點中文網的發展速度很快,到2004年,平臺上的付費收入已經達到100萬,而吳文輝和團隊還是處于兼職的狀態,團隊甚至不到20人。

2004年10月,起點中文網被上海盛大網絡收購,6位創始人全部搬到上海,成為全職員工。當時陳天橋帶領下的盛大在網絡游戲已經盛名在外,吳文輝看重盛大旗下便捷的點卡支付體系,而網絡文學和網絡游戲的用戶重合度也很高。更重要的是,陳天橋答應吳文輝,收購之后還可以繼續運營這個項目。

正是并入盛大起,吳文輝開始從個人網站的創業者逐漸轉變為職業經理人,和身份轉變隨之而來的是一大堆組織、財務、運營等的事情。

更大的考驗還在后頭。2006年,起點中文網部分核心編輯團隊突然出走,不久后另立門戶創辦了“一起看(17K)小說網”,與起點中文網對峙,他們還挖走了“血紅”“云天空”等起點上知名的作家,一時間風頭正勁。

這在當時給吳文輝帶來了不小的壓力,但他也因此開始意識到,“既然公司商業化了,并開始資本運作,就應該想辦法遵守商業規則,更好地做好員工激勵、企業管理等相關的事情,而不是像以前,大家還是做個人網站,整天嘻嘻哈哈。”

隨后,吳文輝變革編輯管理制度,推出“白金作家計劃”,加重對腰部創作者的培養,減輕對個別頭部作家的過度依賴。該計劃一直執行到今天,已經成為業內權威作家影響力指南。后來,血紅、云天空等作者也都重新回到起點中文網。

2008年,盛大文學成立,在吳文輝之外,善于制衡的陳天橋還邀請來了侯小強當盛大文學CEO。沒過多久,兩人在業務方向的分歧也逐漸顯現。

2011年中國移動互聯網興起,互聯網產業發生巨大的變革,吳文輝深切地意識到閱讀行業也必然要順應變革的趨勢。但當時的盛大文學在移動互聯網上的投入并不是很足,吳文輝非常擔心和著急,即使彼時起點中文網還是行業的領先者,但中國移動已經造成了不小的威脅。當時中國移動利用運營商的巨大優勢,推出咪咕閱讀基地。吳文輝認為運營商的力量太強了,移動互聯網的網文閱讀市場,有可能要被他們所占領了。

但當時盛大在準備IPO,無奈剛好趕上美國的債務危機,資本市場并不好,而盛大集團對盛大文學根本無暇顧及。吳文輝急了,“如果這樣持續下去,有可能會被其他公司顛覆掉。如果有機會,我還是希望可以自己顛覆自己,而不是被別人顛覆。”

當時,吳文輝提出了MBO(管理者收購)計劃,但陳天橋并沒有同意。多方溝通之后,2013年吳文輝只得無奈選擇帶領團隊出走。2013年3月26日,吳文輝在微博上寫道,“一個時代結束了”。

離開盛大之后,吳文輝帶領團隊又創辦了“創世中文網”。其實,當時整個環境已經發生了很大的變化,吳文輝甚至感到一些迷茫和對于未來的不確定性。幸運的是,他碰到了騰訊。

做大IP不容易

從2008年起,《鬼吹燈》的跨界改編成為網絡文學重要的里程碑。

《鬼吹燈》最早發布于起點中文網,因為廣受歡迎,之后被改編為漫畫、游戲、影視、音頻等各種形式,還翻譯成其他語言在海外出版,并開發了眾多周邊,成為一個大IP?!豆泶禑簟返某晒?,讓大家看到網文商業化的全新可能性。

碰巧的是,在2010年左右,騰訊旗下涌現出《洛克王國》這一明星IP?!堵蹇送鯂纷钤缡球v訊推出的一款兒童社區類游戲,擁有上億的用戶,先是被改編成兒童圖書,登上兒童圖書排行榜榜首,之后又改編為大電影,前兩部分別收獲3500萬和7000萬票房。

在這之后,騰訊集團副總裁程武提出“泛娛樂戰略”,打造明星IP,跨界運營,作為IP產業鏈上不可或缺的環節,網絡文學進入騰訊的戰略規劃之內。而吳文輝因在起點中文網做出的業績,成為騰訊重點關注對象。

2013年吳文輝離開盛大之后,騰訊、百度、新浪、網易、小米等互聯網公司都爭先恐后地找他洽談,但最終吳文輝選擇了騰訊。

吳文輝看重騰訊有兩方面資源。第一,騰訊的業務模型和他設想中的業務模型有些相像,有海量的用戶群、有社交同時還有付費商業模式,而且這些商業模式和網絡文學的商業模式很接近;第二,騰訊在文化產業鏈下游做了很多布局,如影視、動漫、游戲等,能和網絡文學形成聯動。

2013年9月,騰訊文學成立,吳文輝擔任騰訊文學CEO。吳文輝履新不到一個月,就傳出騰訊收購盛大文學的消息,事后被證明,盛大文學先是賣身摯信資本,隨后又被騰訊文學買下。吳文輝重新掌控起點中文網以及背后的盛大文學,一切失而復得。

2015年,騰訊文學與盛大文學合并,成立新的閱文集團,吳文輝擔任聯席CEO。2017年11月8日,閱文集團在港交所主板掛牌上市,上市當天暴漲86%,閱文集團市值最高逼近千億港元,但隨后市場逐漸冷靜下來,股價走低,目前閱文集團市值289億港元左右。

資本市場的漲跌難以預測,眼下對吳文輝來說,雖然在《鬼吹燈》之后,《甄嬛傳》《擇天記》《瑯琊榜》等作品相繼改編成影視劇并爆火,《全職高手》《斗破蒼穹》等作品被改變成動漫,也成為排名還不錯的國漫作品,網絡文學IP跨界變現已被證明充滿可能,但在中國市場如何塑造一個新IP,卻幾乎沒人知道。

吳文輝把目光投向漫威,他看到漫威的很多漫畫,不但被改編成影視作品在全球票房大賣,并且還通過品牌影響力,最終建立了自己的“復仇者宇宙”。吳文輝也希望能把過去近20年中積累起來的經典形象,跨界打造出更大的價值。

為延伸自己的IP產業鏈,2018年8月13日,閱文集團發布公告稱,將以不超過155億元人民幣的價格收購新麗傳媒,以現金與新股相結合的方式進行結算。新麗傳媒成立于2007年,在過往成功打造出《我的前半生》《煎餅俠》《夏洛特煩惱》等熱門影視作品。與IP伴隨的是,還有中國的影視劇的出海,2017年閱文集團海外門戶起點國際(Webnovel)正式上線,目前已經有400多部作品被翻譯英文作品。此外,閱文集團還和迪士尼中國宣布將就迪士尼公司旗下“星球大戰”品牌開啟內容合作,共同創作推出首部星戰中文網絡文學。

吳文輝希望未來中國的文化IP不只有孔子、孫悟空和哪吒,網文也有誕生大IP的可能。

但這并不容易,《誅仙》曾在網絡上爆紅,被認為是最有潛力的奇幻作品,新麗傳媒將它拍攝成電影,主演肖戰、唐藝昕、李沁都是當紅藝人,又在中秋檔上映,被寄予厚望。結果,《誅仙Ⅰ》在劇情、特效、主演演技等等方面都備受爭議,不但原著的粉絲大為不滿,也讓這個IP初步登上大銀幕就出師不利。此外,今年以來,新麗傳媒在其他幾部電影上的成績也不甚理想。

從網文大IP到大電影再到其他衍生品,看似邏輯成立的道路,真正做起來也并不容易,難度恐怕不比17年前在網文世界拓荒要容易。

但吳文輝還是有信心,畢竟17年前,網文還是不被關注的邊緣領域,如今網文已是各大影視公司高價爭搶的對象。網絡作家像職業電競選手、主播等一樣,成為一種“新職業”,唐家三少這樣的頭部作家更是年收入超過1億。行業的境況已經好太多了。

吳文輝至今還保持著閱讀網文的習慣,他說,在閱讀中常常會“感覺到一種豐富的想象力,會沉浸在里面,跟著它跌宕起伏”。

 

。END 。

制作:楊倩  校對:張格格 審校:武昭含

  • 分享到: Baidu搜藏 轉貼到開心網 分享到QQ空間

專欄

何振紅

《中國企業家》雜志社社長

馬吉英

《中國企業家》高級記者,關注汽車、...

吉林棋牌麻将下载 山西11选五前三组遗漏 湖北快3未出号码查询 12097排列3梅春预测 中国股票涨跌幅限制 四川配资公司 快乐双彩开奖结果查询牛材网 期货配资注意什么 十大时时彩正规平台app 深圳风采2020010期 新疆体彩11选5历史开奖号