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個人中心 | 退出 | 登陸 | 注冊 |
未完成

梁文道:我不是誰的人生導師

2019-10-21 13:39 | 作者:

作為讀書人亦或知識分子,最核心的東西并非完全獻身理想那么簡單,而是要永遠保持一個理想與現實的內在張力。

文 | 《中國企業家》記者 連然編輯 | 王芳潔攝影 | 肖予為

梁文道轉過身去,從柜子上取出煙斗,填上煙草,回到桌前坐定,拿個一次性打火機點上,吸一口,又緩緩吐出了煙霧。在一系列細碎的動作之后,訪談才算正式開始了。那一刻,時間是松弛的。

對于當下的梁文道來說,松弛大概只能說是一種微觀的狀態,如果你抽離一點,去看他做事情的節奏,行動的軌跡,就不大能用這種詞匯來描述了。6月份,他的讀書視頻節目《一千零一夜》第四季在優酷平臺上回歸,每周三更新一集,每集超過30分鐘,再之前,他在看理想APP以及蜻蜓FM上開播了音頻讀書節目《八分》,每周更新兩次,每次也有二三十分鐘。

梁文道當然是很忙的,比如說在此次訪談之前,他分別在香港、北京、東莞駐足,每個城市不過幾天?;乇本滋熘?,他又要飛香港、高雄、重慶、日本、巴黎。

“飛得太厲害了”,他說,有時候就是去開一些會,有時候是為了和合作伙伴、潛在的合作伙伴見個面。

梁文道還有另一重身份,他是看理想公司的策劃人。當麥開起來的時候,他是那個講述者,當麥關掉的時候,他就得在文化商人的身份中就位,近年來,看理想逐漸成為了文化出版界的知名品牌,業務并不只有挖掘梁文道的文化溢價,例如《一千零一夜》只是優酷“看理想”欄目的其中一部分,其他還有陳丹青的《局部》、馬世芳的《聽說》和竇文濤的《圓桌派》等,但整個欄目均由梁文道策劃、看理想出品。2018年10月, “看理想”APP上線,內容更是包羅萬象。

但無論是《一千零一夜》還是《八分》,以及看理想APP,梁文道的東西接受起來,還是需要一定的知識門檻,就像理想國之前出版的書,也多為人文社科類,或者藝術美學類,在大眾認知里,算是小眾。“我們號召用戶,希望跟他們一起關心這些方面的內容。這樣會讓人覺得這個世界很豐富多樣,同時心態也會更包容。”看理想內容策劃部負責人楊大壹說。

只是在商言商,這么些年下來,看理想的生意算不上大,天眼查上,公司還給打上了小微企業的標簽。

“道長(梁文道)可能真的有這種理想,希望去改變一些事情。他作為一個老派知識分子,總是有這種抱負的,他覺得他有這個責任去改變一些不好的社會現象,當然改變的方式是非常潛移默化的,通過更淺層的方式,比如節目來影響大家的思維方式。”楊大壹說。

所以,在梁文道那里,價值增量被擺到了商業性的前面。楊大壹和“看理想” 新媒體主管邢雅潔一直有把《八分》做成一檔視頻節目的期待。但梁文道不肯,他擔心有把節目做成《十三邀》的可能性,已經有這樣一檔節目在先,為什么還要去做?在這當中創造意義何在?

“我們比較關心的是,‘看理想’這些節目怎樣能夠到達最應該看這些節目的那個群體。”梁文道說。

到達之后呢?梁文道要成為怎樣一個歷史的注腳?梁文道要實現哪些具體的改變?他也沒有答案。有時候,身邊人覺得看不懂他。楊大壹記得在2013年6月的“財新思享日”上,自己曾向當時還是鳳凰衛視主持人的梁文道舉手提問,“面對這些事情(指校長性侵學生),我們作為媒體或是普通人,能做什么?”梁答復他,“恐怕也做不了什么”。