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個人中心 | 退出 | 登陸 | 注冊 | 訂閱
未完成

追問李書福:“蛇吞沃爾沃”究竟在下一盤什么棋

2020-05-18 16:25 | 作者: 郭佳瑩,馬吉英

吉利收購沃爾沃十年,站在這個節點上,人們最關心的是:吉利“蛇吞象”后“消化”得怎樣?為什么對沃爾沃要“放虎歸山”?沃爾沃又得到了什么?李書福究竟在下一盤什么棋?

文|《中國企業家》記者 郭佳瑩

編輯|馬吉英

頭圖攝影|史小兵

李書福似乎對“猛虎下山”這個詞情有獨鐘。

他在4月份的一次直播中試駕領克05,形容這個車開起來“如行云流水,像猛虎下山”。而在外界印象里,上一次這個詞被他提及是在2011年2月,當時吉利剛完成對沃爾沃的收購半年,在發布沃爾沃未來五年規劃時,他提到沃爾沃接下來的任務是“猛虎下山”。

同一個詞,李書福的心境或已不同。

十年前,汽車行業正從低谷中復蘇,吉利并購沃爾沃在當時被視為一場蛇吞象式的冒險;十年后的今天,汽車行業動蕩更甚,市場低谷與行業轉型雙管齊下,車企“抱團取暖”已不再是新聞。不論是大眾與福特結盟、戴姆勒和寶馬達成深度合作,都印證了車企對于行業巨變的焦慮和改革的決心。

在十年前吉利收購沃爾沃時,全球經濟也正處于困境之中,但是困難的性質完全不同。“(十年前)大家對經濟全球化都是認同的,但現在全球化遇到困難,我認為傳統的全球化已經結束了。”李書福在接受媒體采訪時說,“當前全球化進程出現新的時代特征。”

吉利也正與沃爾沃走得更近。

2020年2月10日,吉利汽車與沃爾沃汽車宣布籌劃業務深度重組,以期成為一家強大的全球汽車集團,引領行業變革。

但與十年前的并購不同的是,這次消息宣布后,無論是民間還是中外資本,都認為這會帶來“1+1>2”的雙贏局面,市場投資者與機構紛紛表達對吉利汽車的熱情。

消息發布次日,吉利汽車高開,盤中較前一交易日最高漲幅逾11%。瑞信信貸在消息公布后,上調對吉利汽車的投資評級,由之前的“中性”大幅調升至“跑贏大市”;野村、西部證券等券商,則給了“買入”評級;中金公司預測,此次重組后股價距現價有43%的上行空間。

這也意味著中國汽車業或將誕生第一家業務橫跨歐亞大陸的國際汽車巨頭。

“現在到了面向未來的時間節點上,大家希望再進一步,以更緊密的方式合作起來,并且能夠利用資本市場的力量,特別是在吉利影響力較大的亞太資本市場和沃爾沃影響力比較大的歐美資本市場。”4月21日,沃爾沃汽車集團全球高級副總裁、沃爾沃汽車亞太區總裁兼CEO袁小林在接受《中國企業家》專訪時說。

來源:視頻截圖

站在十年的節點上,回顧這起堪稱樣本的中國民企海外收購案,人們最關心這幾個問題:吉利“蛇吞象”收購沃爾沃后,“消化”得怎樣?為什么對沃爾沃要采取“放虎歸山”的策略?并購后沃爾沃得到了什么?又將如何面對下一個十年?李書福究竟在下一盤什么棋?《中國企業家》通過對沃爾沃中國區高管以及吉利相關人士的采訪,試圖尋找這些問題的答案。

“蛇吞象”之后消化如何

2018年,是袁小林特別驕傲的一年。在這一年,沃爾沃S90、XC60、XC40贏得了不同市場的年度車評選,沃爾沃XC60更是奪得了“世界年度車”的稱號。

這只是吉利并購沃爾沃后,在產品方面取得的成績之一。

據公開數據,2009年,沃爾沃全球銷量約為33.5萬輛,2019年全球銷量達到70.5萬輛,成立93年來,年銷量首次突破70萬輛大關。而盈利方面,在吉利收購沃爾沃的第一年,沃爾沃便實現扭虧為盈,到2019年,沃爾沃實現營業利潤143億瑞典克朗(約合人民幣104億元)。

而作為收購方,吉利在過去十年的表現也一路上揚——2010年,吉利營收突破200億,凈利潤13.7億。2019年,吉利汽車實現營收974.01億元,實現凈利潤82.6億元。

吉利控股集團常務副總裁兼首席財務官李東輝在今年4月與寰球汽車集團董事長兼CEO、資深汽車產業評論員吳迎秋,華夏時報總編輯、著名財經評論家水皮的一場深度對話中表示,“不論從沃爾沃汽車還是吉利汽車的角度,這場并購都是成功的。”

李東輝把過去十年的協同發展劃分為三個階段,分別為財務協同、技術協同、戰略協同。

在李東輝看來,雙方財務協同的一個里程碑是,在吉利控股集團支持下,沃爾沃汽車獲得了國家開發銀行貸款支持。

公開資料顯示,2012年12月,沃爾沃宣布將從中國國家開發銀行借款9.22億歐元(約合12億美元),所籌資金將用于現有貸款再融資和確保增長計劃順利進行。貸款將于2020年到期。2013年11月,沃爾沃稱將從中國國家開發銀行獲得8億美元的貸款,用于新產品的開發和加強企業的資本結構。該筆資金到期償還期為2021年。

李東輝在對話中表示,無論從融資額度還是融資期限,對沃爾沃汽車產品研發和布局投入都起到非常關鍵的作用。通過這次協作,使沃爾沃和吉利都認識到了協同的意義。

而2013年2月20日,吉利在哥德堡成立全新歐洲研發中心,則是吉利與沃爾沃在技術協同上的重要事件。