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個人中心 | 退出 | 登陸 | 注冊 |
未完成

賈躍亭還未回國,樂視網已終止上市,28萬股民僅剩最后逃生機會

2020-05-15 09:23 | 作者: 王雷生,劉哲銘,李薇

30天的退市整理期,將是28萬樂視網股民“最后的機會”。但此前中弘股份在退市整理期一路跌停板悶殺,讓這個機會變成了“理論上”的存在。

文 | 《中國企業家》記者 王雷生  劉哲銘

編輯 | 李薇

頭圖攝影 | 史小兵

樂視網終于正式被宣布從創業板退市。

5月14日,深圳證券交易所發布《關于樂視網信息技術(北京)股份有限公司股票終止上市的公告》。

公告顯示,自2020年6月5日起,樂視網股票交易進入退市整理期。退市整理期屆滿的次一交易日,深交所將對樂視網股票予以摘牌。

根據規則,退市整理期為30天,期間可以進行交易,這是自2019年5月13日起暫停上市停牌后,現有28.07萬戶樂視股東唯一的逃離時間。

但此前中弘股份在退市整理期的表現顯示,中弘股份在退市整理期一路跌停板悶殺,從約1元的股價到退市時跌至0.2元,投資者大都血本無歸。

之所以被強制退市,深交所的公告稱,因樂視網2019年度經審計的歸屬于上市公司股東的凈利潤、扣除非經常性損益后的凈利潤、期末凈資產均為負值,且財務會計報告被大華會計師事務所出具了保留意見的審計報告,觸及了將被終止上市情形。

5月12日的樂視網2019年度業績網上說明會上,身兼樂視網董事長、總經理與董事會秘書于一身的劉延峰表示,如果公司退市,公司將在老三板市場持續經營,在繼續保持持續經營能力的基礎上,公司將努力爭取恢復重新上市。

三板市場全稱“代辦股份轉讓系統”,主要為退市公司提供繼續流通的場所,目前已經退市的幾十家公司在老三板進行交易。但自從2012年建立重新上市制度后,退市的公司中只有國企中外運長航旗下的ST長油和國機重裝2家重新上市。

劉延峰在業績會上也表示,公司目前沒有增資、實施債務重組計劃,截至目前證監會對賈躍亭的調查仍在進行當中,“賈躍亭先生雖然全部股份被凍結,大部分股份被質押,但其目前仍是公司的實際控制人。”

不久前發布的樂視網2019年年報顯示,其中賈躍亭持有9.2億股,占比23.07%,為樂視網第一大股東;賈躍民持有6368萬股,占比1.6%;樂視控股(北京)有限公司持有2388萬股,占比0.6%。三者所持股份全部處于凍結狀態。

不過樂視控股對賈躍亭是否仍是實際控制人表達了不同的看法,樂視網的實際控制人是誰都充滿謎團。

“樂視退市是好事”

連年的虧損后,樂視網在4月28日又交出了一份巨虧的年報。

2019年,樂視網實現營收4.86億元,同比下降68.83%,與此同時凈利潤虧損112.79億元,同比下降175.39%。

連續多年巨虧之下,樂視網退市變得無法避免。

一位投資界人士對《中國企業家》表示:“樂視網從發家與上市,就不斷傳出錢權交易消息,之后就是圈錢、暴雷然后退市,某種意義上它具有一定的典型代表性。”

在這位投行人士看來,當時上市時,樂視網在所處行業的排名并不是最靠前的幾家,不具有完整的造血能力,“忽悠”的能力強,資本市場和投資人一度非常迷信賈躍亭與樂視。

在投行從業人士李天野看來,“樂視網退市反而是個好消息。這樣一家知名公司退市,讓大家知道退市是真實會發生,意識到退市機制的存在。”

李天野表示,在目前政策下,退市正在越來越嚴格,“IPO門檻降低了,但不能只進不出,需要退市機制完善。退市放在以前很難,很多公司到最后還有殼價值存在,如今殼價值降低,不好的企業就該退市,對市場而言是有利的。”

不過對于尚在樂視網中的28萬股東而言,這樣的結果是苦澀的,他們手中樂視網的股票將會大幅縮水。

公告發布后不久,就有一部分投資者在新浪股民維權平臺遞交投訴,要求樂視網進行賠償,理由大多是“內幕交易”。

對于樂視網投資者的索賠,中銀律師事務所付明德律師認為:“由于目前監管機構并沒有給出樂視有虛假陳述、內幕交易和操縱市場的證據,所以股民都以內幕交易為由維權成功的可能性較低。”

付明德向《中國企業家》分析:“賈躍亭講故事的行為雖然目的是推高樂視的股價,但又很難認定其是操縱市場。我認為樂視退市,是樂視的控制人和管理者沒有履行對投資者(小股東)的信托責任和勤勉盡職義務,應當承擔賠償責任。但證券法沒有規定這一制度。因此應當盡快制定退市賠償制度,才能對投資者進行有效保護。”

也有樂視網的投資者將最后的希望投向了重新上市。

ST長油在退市整理期間,股價曾一度大漲,投資者看好其重新上市可能而搶入其中。2019年1月,剝離虧損資產并錄得多年盈利后,ST長油果真如預測般重新上市,當天股價飛漲,使得幾年前的投資者大賺一筆。

但李天野認為,樂視網重新上市概率比較低,“長油是國企,其母公司中外運長航有很多資產可以裝進去,有巨型國企做后盾,但樂視網這邊完全不存在,甚至連實控人信用程度都是不一樣的,這讓它重新上市很難。”

眼見他起高樓,眼見他樓塌了

六年前,登陸深交所創業板的樂視,風光無兩。

2010年6?,樂視網通過IPO審核,發?價?民幣29.20元/股,樂視?也成為中國IPO股票中第?個?絡視頻公司。

賈躍亭迎來人生的第一個高光時刻。

盡管彼時有一些質疑:其上市主體——樂視網在實際業務板塊以及收入構成上的種種疑點,收入構成中的應收賬款與應付賬款金額高度接近,有資本輸送的嫌疑。但這些微弱的聲音迅速被淹沒,人們相信神話,相信吹過的牛,會一一實現。

每一次賈躍亭的公開演講,都能讓人感慨筑夢的魅力,隨之拉高股價。

回到2013年5月,身著黑色T恤的賈躍亭,站在五棵松體育館宣布,樂視超級電視正式發布,賈躍亭以“平臺+內容+終端+應用”的模式,開始了樂視超級電視的故事,也拉開了所謂的樂視生態。

超級電視的發布極大地拉升了樂視的股價,發布第二天樂視股價跳空高開后快速拉升至漲停,半年漲了近3倍;樂視超級手機于2015年4月發布,賈躍亭高呼:“讓我們一起,為夢想窒息。”此后一個月其股價上漲近80%;8個月后的2015年1月20日,樂視汽車發布,此后一個月內樂視網股價又是瘋狂上漲70%。

在一場場密集的發布會中,樂視構建了手機、金融、汽車、大屏、體育、內容、云七大生態,幾乎涵蓋了生活的方方面面。據不完全統計,僅2015年樂視體育就召開了27場發布會,而樂視也被戲稱為一家“PPT”公司。

2016年底,樂視被爆出資金鏈斷裂,被拖欠貨款的供應商圍堵了樂視大樓。賈躍亭發布《樂視的海水與火焰:是被巨浪吞沒還是把海洋煮沸》的公開信,承認樂視面臨資金鏈困境,以及管理上出現了人浮于事、效能不高的“大公司病”。

不過,2016年12月,賈躍亭在北京中國大飯店的舞臺上播放了樂視汽車與法拉第等車的加速測試視頻,視頻中,樂視汽車加速遠快于其他車。臺下爆發出一片掌聲,意猶未盡。“再放一遍吧!”賈躍亭的呼吁再次換來掌聲雷動。

那一場對外發聲極為關鍵,一個月前,樂視被揭開了遮羞布,股價接連下跌背后的最關鍵:資金鏈嚴重吃緊不僅出現在賈躍亭的內部信中,也鋪天蓋地地占據著媒體頭條。

賈躍亭反思,樂視LeEco戰略燒錢擴張太快,導致組織與資金面臨極大挑戰,稱日后七大生態快速擴張要告一段落。同時,公司融資并不順利。

這一次對外公關不僅沒有把股價往前推,反而,讓更多的人意識到,樂視是真正走到了懸崖邊。

江湖早已易主

有媒體對樂視借助資本市場過熱,騰挪資本的方式做了精準概述:

“用上市公司A股高位套現+A股增發+A股質押,變現——>借給上市公司+投入其他生態子公司+撬動生態子公司的融資——>生態子公司通過“生態關聯業務”,把利潤做進上市公司推高股價,虧損做進生態子公司——>推高股價,繼續A股增發+A股套現+A股質押融資——>借給上市公司+投入其他生態子公司+撬動生態子公司的融資……”

如此循環下去,始創于馬云,繁榮于賈躍亭的“生態化”已經救不了樂視了,一場資本游戲背后真正的“救世主”只有資本。

2017年,被稱為“白衣騎士”的孫宏斌斥資150億。2017年1?13??14?,融創中國及樂視?公布,融創中國透過關聯公司嘉睿匯鑫向樂視??股東賈躍亭購買8.61%樂視?股權、向樂視?購買部分樂視致新股權。同時華夏?壽、樂然投資和融創中國向樂視致新增資。

幾個月后,“樂視網”沒了。上市公司“樂視網信息技術(北京)股份有限公司”更名為“新樂視信息技術(北京)股份有限公司”,董事長是融創中國的CEO孫宏斌,CEO是梁軍。

而賈躍亭則避居美國,“下周回國”成為了眾人的飯后談資。

值得一提的是,視頻業務乏力、管理能效低、創始人股權質押比例高,與樂視狀況相似的暴風也被拉入輿論中心。

樂視的蒙眼狂奔,一度讓暴風忽視了資本的風險。2016年,馮鑫企圖在體育版權上賭一把,收購了全球知名體育版權經紀公司MP&Silva,直接造成暴風崩塌。

截至2020年5月14日,暴風集團股價為1.82元,總市值僅剩6億元,與其最高400多億元的市值相比,縮水98.5%。2019年12月9日,暴風集團發布公告,提示股票存在被暫停上市風險,也表示公司主要業務已經陷入停頓狀態。

不久前,暴風集團甚至發表公告表示,因為公司招不到財務總監,可能導致無法按時完成年報的披露。

如果把時間拉回到2014年,樂視、暴風都風頭正勁。2015年順利上市的暴風股價最高飆升至327元,40天內連續36次漲停,市值超過408億元。和大步向前的樂視一樣,一切似乎都很順利。在暴風和樂視面前,愛優騰還是“后起之秀”。

如今,江湖早已易主。

深交所宣布樂視網的股票終止上市。賈躍亭在內部信里發出的疑問:“樂視的海水與火焰:是被巨浪吞沒,還是把海洋煮沸?”也終于有了答案。

附:“樂視網大事記”

2004年,樂視網成立。

2010年,樂視網登陸深圳交易所創業板,公開發?股票2500萬股,總股本 1億股,發?價?民幣29.20元/股;樂視?也成為中國IPO股票中第?個?絡視頻公司。

2011年12月,樂視影業正式成立。目前更名為樂視文娛,隸屬于融創文化集團,定位為融創文化旗下專注年輕影視廠牌,擁有IP增值、營銷宣傳及影視發行平臺。

2013年5月,樂視發布超級電視。樂視表示,超級電視不只是一臺電視,而是一套通過產業鏈垂直整合和跨產業的價值鏈重構所打造的開放閉環的大屏互聯網生態系統。

2014年3月,樂視體育正式成立。

2014年12?,賈躍亭宣布樂視“SEE計劃”,將打造超級汽車 以及汽車互聯?電動?態系統。

2015年4月,樂視在硅谷發布了超級手機。

2015年8月,樂視正式推出樂視生態云。

2015年9?24?,樂視?正式進軍?港收費電視市場。?樂視其他的產業和產品開始陸續進??港和南亞市場。2015年12? 開始,樂視?開始了?系列收購,包括通過?公司樂視致新成功? 股TCL多媒體,成為第??股東。

2015年10月,樂視8億美元投資易到。

2016年10月,樂視召開發布會宣布進入美國市場,同時在發布會上推出多款產品。

2016年11月,樂視金融成立。

2017年1?13??14?,融創中國及樂視?公布,融創中國透過關 聯公司嘉睿匯鑫向樂視??股東賈躍亭購買8.61%樂視?股權、向 樂視?購買部分樂視致新股權。同時華夏?壽、樂然投資和融創中 國向樂 視 致 新 增 資 , 令 樂 視 ? 在 樂 視 致 新 的 股 權 被 分 薄 ?40.3118%(仍為?股東)。

2018年,融創房地產集團有限公司(融創)通過拍賣的方式獲得了樂融致新的控股權,持股比例合計達到46.05%,樂融致新不再納入樂視網合并財務報表。剝離后的樂融致新被納入了融創文化板塊。5月7日,樂視電視運營主體樂融致新被納入融創麾下后,品牌名也正式更名為樂融電視。

2019年5月13日,因2018年度經審計的歸屬于上市公司股東的期末凈資產為負值,公司股票自2019年5月13日起暫停上市。

2020年,5月14日傍晚,深交所宣布樂視網(300104.SZ)的股票終止上市。

《中國企業家》雜志2020第5期正在熱賣,歡迎點擊下圖添加訂購!

  • 分享到: Baidu搜藏 轉貼到開心網 分享到QQ空間

專欄

何振紅

《中國企業家》雜志社社長

馬吉英

《中國企業家》高級記者,關注汽車、...

吉林棋牌麻将下载 江苏快三官方app下载 青海11选五走势图今天 腾讯分分彩在线人数开奖结果 腾讯分分彩开奖官网结果 股票融资融券是什么意思 黑龙江11选5两码直选遗漏 佳永配资 投资金融 极速赛车10选1稳赢 尾盘两分钟涨停的股票 白小姐4肖选1肖