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個人中心 | 退出 | 登陸 | 注冊 | 訂閱
未完成

獨家對話雷軍(上):你不懂小米 | 何問西東

2020-04-27 14:17 | 作者: 何振紅,李薇

對話進行了兩個半小時,對于外界爭議的小米速度、饑餓營銷、極致性價比、不超5%的硬件凈利潤率、生態體系、研發投入等敏感問題,雷軍一一作了回應,還點評了華為、騰訊、阿里、聯想等“友商”。他篤定,小米和他在做一件偉大的事情,足以寫進中國百年商業史。

對話 | 《中國企業家》雜志社社長  何振紅

編輯 | 李薇

攝影 | 鄧攀

雷軍精彩觀點

談速度

對互聯網企業和新經濟企業,我有一個非常大的認知,那就是一定要高速成長。一個高速成長的公司,容易聚集資源,也容易抵御風險。我在做小米的時候,還是推崇要跑得足夠快。 

談制造業

2016年我們遇到小米十年中的第一個坎兒,開始大規模補課,主要是補硬件的課。

我們提出要敬畏制造業,實際上是已經充分地認識到,在積累制造業經驗的過程中,無論我們團隊多優秀多聰明多勤奮,都要為此付出代價,而之前大家低估了這個代價。

談風口

我說“站在臺風口,連豬都會飛”,是指一個巨大的成功背后,往往是大環境在起決定性作用,思考大的趨勢和方向性問題很重要。這和馬云說的“臺風過后,摔死的都是豬”不矛盾,其實臺風一停,人也會掉下來。

談“友商”

我們的宗旨是希望把敵人搞得少少的,把朋友弄得多多的。良性競爭必不可少,一枝獨秀不是春,萬紫千紅春滿園。遵守商業規則、保持底線很重要。

“我已經差不多10年沒有接受這樣的深度采訪了。”一落座,雷軍就開玩笑說,希望這一次采訪能管10年。

參加《中國企業家》雜志社35周年大型對話節目《何問西東》,他顯然做了認真準備。

“其實很多人不懂小米。”他試圖拉直人們心中對小米的那一個個問號。對話進行了兩個半小時,結束時已是晚上10點,他還有一個重要的會議要開。

過去十年,雷軍創立的小米和他一樣高速運轉,也被一次次放在聚光燈下,有高光盡歡,也有低谷沮喪。

十年小米,創造了中國商業史上許多的奇跡:成立四年估值突破450億美元成為超級獨角獸、僅用三年時間拿下中國智能手機市場份額第一寶座、創業九年成為最年輕的全球500強公司、創立不足十年營業收入破2000億…… 

過去十年,小米也一直在爭議中生長。它的互聯網營銷模式,它近乎瘋狂的成長速度,它專注于極致性價比的產品理念,它宣稱硬件綜合凈利率不超過5%的底線,它的生態體系,它的研發投入,一次次讓其卷入輿論的漩渦。在這次與《中國企業家》雜志社社長何振紅的長程對話中,雷軍一一作了回應。

雷軍坦陳小米在2016年遭遇的危機其實就是一次補課,尤其是補硬件制造的課,“如果在條件不具備的情況下一味追求高速就很容易翻船”。

雷軍還用“一家獨一無二的公司”定義了小米,他認為很多人其實沒看懂小米,“如果為了方便大家理解,我們可能更愿意用‘互聯網+制造業’來形容小米,我們的初衷也是要用互聯網來幫助制造業轉型升級。”

“過去十年,最讓我們自豪的就是小米的商業模式被充分驗證了,而且小米推動了整個中國制造業的轉型升級。如果要談遺憾的話,我覺得我們十年前的夢想是做最好的手機,今天我們正在努力的路上,還有距離。”雷軍坦言。

對于未來的5G+AIoT戰場,雷軍表示,小米比較慶幸的是布局很早,有一定的領先優勢:在已連機的AIoT設備里,目前小米是全球第一,在AI領域小米在全球的第一陣營,在5G方面小米的動作也非???。所以,在整個5G+AIoT的時代機遇里,小米的速度最快。