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個人中心 | 退出 | 登陸 | 注冊 |
未完成

阿里巴巴132個項目的經驗告訴你,企業數“智”化應該這樣做

2020-03-20 17:01 | 作者: 劉哲銘,李薇

image.png

劉松認為,疫情是面鏡子,互聯網是面放大鏡,二者疊加,我們看到了數字化技術的高效、透明和敏捷。企業數“智”化的瓶頸和鑰匙,都在CEO對數字化的相信上。

文丨《中國企業家》記者 劉哲銘

編輯丨李薇

頭圖來源丨被訪者

在杭州西溪,來自支付寶不同部門的員工,戴著口罩成為公司最早復工的一批人。他們在最短時間內開發了“健康碼”并于2月11日在杭州上線,隨后推廣至浙江全省。在數據完備的情況下,健康碼3天便可上線。

背后就一個字,快。

“在疫情期間,我們任何一個系統上線,全部都是與時間賽跑。”3月18日,阿里巴巴集團副總裁劉松在《中國企業家》“春播行動”的直播節目中提到幾個要求:“時上”“秒回”“在線”“彈性”“算力”,只有做到這幾方面,才能實現解決“快”的問題。

每天緊鑼密鼓的節奏和數智化能力,讓阿里在本次新冠肺炎疫情期間面向五大場景,交付了大量個項目。

各地病例相繼清零后,劉松這幾天不斷收到朋友們的詢問:疫情之后,怎么去推動消費和生產制造的重新發展和增長?他知道,疫情肆虐之下,眾多行業面臨線下客流為零,集體停擺的狀態。

3月19日凌晨,攜程在最新公布的財報中給出了對2020年第一季度業績的預期:凈營業收入同比下跌45%至50%;若不計股權報酬費用,2020年第一季度運營虧損為17.5億到18.5億元。幾乎同時,亞太航空中心(CAPA)發布警告,新冠肺炎疫情會導致大多數航空公司在今年5月前破產。

疫情對中小企業的影響同樣讓人擔憂。

美妝品牌林清軒被逼到生死邊緣,157家門店歇業,業績暴跌95%,2000多名員工要吃飯,賬上資金只夠公司存活62天。受影響的鞋廠電商老板杜曉風也算過一筆賬,自己的工廠光是停工一天,損失就是1.5萬元,加上外貿的損失,日虧肯定超過了1.5萬元。“去年大年初十,公司的營業額已經十幾萬了,今年同期還不到兩萬。”杜曉風說,此次疫情對電商商家的打擊可想而知。

生意難做了,企業該何去何從?這個問題實實在在擺在使命是“讓天下沒有難做的生意”的阿里面前。劉松給出了答案——無論是在消費側還是產業端,企業要用數字化和智能化去升級,即數智化。

“疫情是面鏡子,互聯網是面放大鏡,二者疊加,我們看到了數字化技術的高效、透明和敏捷。”劉松說道。但數智化的過程并非一蹴而就,對大小企業均有挑戰。

 

升維:從消費互聯到產業數智化

“中國未來最大的機遇是什么?我們70%的經濟是靠消費來推動的,中國一定會在未來十年引領人類第二次的消費革命。”劉松認為當數字化遇到了消費升級,便會帶來新的火花,“上一次是在上個世紀五六十年代的美國嬰兒潮時代,如今中國遇見到了90后、00后,這樣一個個年輕化的人群。”

的確,2003年,非典來襲之際,社會還處于2G時代,移動用戶僅為2.34億。17年間,數字化程度不斷提高,移動用戶超8.17億,并正經歷著從4G智能手機時代邁向5G。中國的人均GDP也從1288美元邁向10000美元。

互聯網改變著衣食住行各個方面。“很多50后、60后,經過這次疫情可能會發現,沒有智能手機可能連飯都吃不上。”劉松覺得這次疫情使得社會各界的數字化認知水平普遍提升,“在線”意識大大提升,不僅有年齡段的拓寬,還有不同領域的滲透,如在線辦公、教育、數字化政務等等。

3月13日,聯合國教科文組織官網發布數據,全球39個國家和地區的4.21億孩子和年輕人上學受到新冠肺炎疫情影響,其中學前到高中為3.545億,高等教育為6688萬。目前,中國14萬所學校、290萬個班級在釘釘開課,覆蓋全國30多個省份的1.2億名學生。全國350萬人民教師在釘釘上當起了主播。

劉松認為,除此以外,政府、企業都將面臨相應的數字化變化。數字化水平將定義城市治理水平與核心競爭力,分野加大。數字治理成為關鍵議題,數字政府建設進入快車道。數字化身份體系成為社會基礎設施。商業方面,商業數字化加速,企業數字化加速,組織在線加速。還有非常重要的一點是,供應鏈的數字化程度成為應對黑天鵝的勝負手。

“這一次是數字技術引發的消費革命。在中國,我覺得現在是機會大于能捕捉機會的人。”劉松認為,要抓住這個機會企業應該充分數字化,實現從消費互聯到產業數字化,“這是一個整體升維的過程,是創造了一個數據驅動的新價值網絡”。

在這個過程中最大的考驗是什么?劉松認為,對于傳統企業來說,最大的一個考驗是如何把資源和服務進行重構,所以它不僅是一個信息的互聯網,而且是一個能力的互聯網。

轉型:數智化的瓶頸和鑰匙在一起

劉松認為,在新消費革命的過程中,小微企業是有機會的,它們不見得就比大企業差。當小微企業受到影響的時候,它的損失沒有那么大,轉身能力更強。經過這次疫情的教育,很多中小微企業要重新思考是否還繼續從事原來那個行業,或許那個行業已經太擠了。也可能是一個落后的業態,是否能夠找到一個新的賽道去再生。

“我覺得,機會留給有準備的人,機會也留給這些還保持著年輕,有好奇心,對外界有感知的企業家,哪怕他這一個企業只有五個人。”劉松說。

林清軒在面臨困境時,借助釘釘,2000多名員工全部線上辦公,1600名從來沒上鏡過的柜姐做上了直播。47歲的創始人孫來春還親自上陣了一場淘寶直播,有6萬人觀看,賣出了近40萬元的山茶花油,相當于平時四家門店一個月的銷量。

從2月7日開始,紅蜻蜓在9天時間內,把5000多名導購都釘釘化了,所有店長都能和導購通過釘釘指揮作戰。紅蜻蜓把線下店鋪搬到線上,做直播、做社群營銷、做各種分銷。疫情開始時,紅蜻蜓每天業績是0,而如今已實現成交破百萬。

對于大企業而言,尾大難掉,轉型的挑戰或許會更多。

“其中有兩個重要要素:一個是創新的理念,共識成本是最大的成本,在一個企業內部,如何從企業家一直到普通員工都對這件事有共識,如果你的共識擴展到了你的企業之外,那你就更有希望;另外,文化和人才的挑戰也非常大,因為任何一個行業或者企業里,你的慣性決定了你有一種特定的文化。”劉松說。

不僅如此,把數字化變成生產力是個長期的過程,并不是裝兩個系統就實現了數字化?,F在企業數字化最大的瓶頸和鑰匙,就在于CEO對數字化的相信上。

無論企業大小,這次疫情對所有人來說都是考驗,都是被動的。“在這個被動過程中,考驗的是你之前的儲備,可能是你5年以前的規劃,甚至10年以前的規劃。幾年前,我們提出新零售五新戰略的時候,大家好像覺得很超前,但是這一次,這面放大鏡一下子讓你知道哪些東西確實是對的,也讓你知道,哪些東西是現在做得還不夠的。”劉松總結道。

2016年,馬云首次在云棲大會上提出“五新”——新零售、新制造、新金融、新技術、新資源。如今,這些“新”已經變成了常態。而這次疫情也會讓更多此時的新,變成常態。

3月20日19:00,美年大健康集團董事長俞熔和康復之家董事長柏煜將在《中國企業家》“春播行動”直播節目中進行對話,用各自豐富的行業經驗分析疫情中大健康產業暴露出的問題和應對措施,幫助大家辨明哪些才是未來真正的發展趨勢。

image.png

。END 。

制作:崔允琰  校對:張格格  審校:全莉

app官網文尾

 

  • 分享到: Baidu搜藏 轉貼到開心網 分享到QQ空間

專欄

何振紅

《中國企業家》雜志社社長

馬吉英

《中國企業家》高級記者,關注汽車、...

周夫榮

《中國企業家》記者

吉林棋牌麻将下载 上海期货配资哪家好 九斗炒股app 广东26选5没开了吗 网络理财平台 陕西快乐10分怎么玩 山东十一选五一定牛遗漏表 75秒极速赛车是谁开的 安徽快3任意两位差走势图 2000年上证指数 甘肃11选5基本走势