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個人中心 | 退出 | 登陸 | 注冊 | 訂閱
未完成

封面|創造商業新時代

2019-12-16 17:27 | 作者: 李佳,馬吉英

image.png

每個行業變革的節奏和程度不盡相同,但企業家們對技術的信奉、對創新的追求、對冒險的渴望、對競爭的憂慮,以及對未來的信心是相通的,這些都是創造一個商業新時代的巨大助推器。

文|《中國企業家》記者 李佳編輯|馬吉英頭圖來源|站酷海洛人類歷史上第一次真正打破時間、空間的距離,能同時獲取信息,要歸功于一個叫菲爾德的商人。

正是他創辦公司,不懼失敗,一次次探索,最后成功在大西洋海底鋪設電纜,才使得美洲和歐洲實現了信息同步。要知道在此之前,人類在技術意義上還沒有冒過如此大的風險。

這是在茨威格的《人類群星閃耀時》一書里,唯一記錄的一篇關于技術發明的故事。茨威格想要告訴人們,世界的改變不僅是由于技術的進步和學者的發明,更為重要的還在于人的意志、堅持與勇氣。他認為菲爾德所做的事情是“一個人找到了自己的人生使命,一個使命也找到了它所需要的人”。

100年后的1987年,中國第一封電子郵件發向德國,上面寫著:“越過長城,走向世界。”

30年過去,人類共同體的命運從未像今天這樣緊密。中國早已被世界互聯網的浪潮所影響,并且依舊走在通往未知世界的道路上。

新舊變革交替之時,增長的引擎更多要依靠基礎提升和技術創新。5G、云計算、物聯網、人工智能等技術的發展,勢必會改變傳統的商業模式,建立起新的商業生態,進而創造出全新的商業時代。站在舊技術周期的末尾,新世界已初現曙光。那里機遇與挑戰并存,塑造英雄,也毫不留情淘汰原地踏步的人。如同百年前那樣,洞見未來的密碼,還將握在那些終其一生找尋使命的人手里。

技術驅動力

剛剛過去的雙十一,天貓成交額2684億背后,除了消費和欲望的力量在驅動之外,也離不開技術創新的支持。

張勇在一場論壇上復盤雙十一時表示,他最為關注的其實是“技術的峰值”。雙十一當天,阿里云支持的訂單創建峰值達到54.4萬筆/秒。

image.png張勇。來源:中企圖庫

這是什么概念?張勇舉例:“相當于消費者坐滿6個鳥巢,同一秒鐘在網上下單,錢不能算錯,庫存不能算錯,這是雙十一從11年前的一個網站活動到消費者節日的基礎,甚至今天變成全球商業的奧林匹克,變成全社會的經濟現象,這背后是技術創新的力量。”

10年前,阿里云開發者大會還只是一個400人參加的草根站長大會,直到2015年,才有了自己的品牌“云棲大會”。而今天,阿里云不僅支撐了12306、中國地震局、中國氣象局等社會經濟的基礎設施,也成為中國近一半上市公司和80%科技類公司的大數據服務提供者。

過去20年,人類走過了互聯網時代,李彥宏覺得未來進入的應該是人工智能時代。為此,李彥宏像是“行走的AI”,每逢公開場合演講,他就如同“布道者”一般到處宣講人工智能。

image.png

李彥宏。來源:中企圖庫

今年的烏鎮互聯網大會也是如此,李彥宏提到了“智能經濟”,他覺得這會是拉動全球經濟重新向上的核心引擎,而且智能經濟會催生很多新的業態,交通、醫療、城市安全、教育等各行業正在快速地實現智能化,新的消費需求、新的商業模式也將層出不窮。

開始第二輪創業的雷軍,在中國制造業轉型升級的階段,早早嗅到了5G的機遇,他看到智能時代已經到來,判斷5G+AI+IoT就是下一代超級互聯網。

沒人懷疑雷軍對于技術的狂熱,2010年小米創辦時,創始團隊全部擁有技術背景,前100號員工也幾乎全是技術人員。在雷軍看來:“技術事關小米生死存亡,技術立業是小米血液里最重要的東西。”

因此,盡管5G的序幕才剛剛揭開,但早在3年前,雷軍就開始準備各種5G技術的預研,他知道接下來通信、移動互聯網、物聯網領域將發生翻天覆地的變化,希望自己也能繼續成為創造商業新時代的人之一。

image.png

雷軍。來源:中企圖庫

比起科技信徒雷軍,熱衷于做產品的周鴻祎對技術反而多了一層憂慮:“我從來不相信這個世界因為技術更牛了。”他拿基因改造嬰兒舉例,“如果沒有安全保障,瞎用一些技術,很可能會打開潘多拉盒子,給人類的發展、給世界都帶來不可預知的結果。”

面對商業新時代,周鴻祎依舊希望能做那個保駕護航的人。他給360重新定了戰略:360不是一家賣貨的公司,而是一家給黨政軍企提供高端網絡安全服務的公司。

重返政企安全的B端市場,周鴻祎有信心可以掙到未來的錢。“今天為什么云和云服務廠商這么有價值?就是因為它們改變了過去的商業模式,過去要買服務器、帶寬、機房、機柜,現在都不需要做了,你只要花錢訂閱服務就可以了。”

創業到現在,周鴻祎顯然有了更大的雄心壯志:保衛國家網絡安全。因為只有這樣,他覺得國家、社會、很多企業、用戶才離不開360,“從某個角度來說,我覺得這是一個企業安身立命之本”。

實業新路

在這個跑得慢一點就會被淘汰的時代,企業家是危機感最為強烈的一個群體。

張文中的緊迫感尤為明顯,獄中關押近7年,2013年他出獄重回物美時,外面早已換了江湖。他當時看到零售業轉型的艱難,感受到了互聯網帶來的危機。

2014年開發多點時,開發人員還在PC端和手機端之間猶豫,張文中拍板了后者。此后幾年,張文中投身零售革命,使得物美重回第一梯隊。

image.png

張文中。來源:中企圖庫

在張文中看來,今天的傳統線下企業如果不能夠擁抱數字化,擁抱云計算和人工智能,便沒有未來。

就連74歲的宗慶后,今天依然在給娃哈哈尋求數字化轉型。他認為當前中國經濟越來越呈現數字化特征,娃哈哈也要積極順應數字經濟發展潮流,利用數字技術推動企業進行創新變革,比如要實現公司的企業管理信息化、生產智能化以及營銷數字化。

在啤酒行業,變化從5年前就已經開始。青島啤酒董事長黃克興覺得企業可持續發展要克服周期,就必須主動做好持續轉型,不斷增長出新的成長曲線。過去一年黃克興領導團隊實施了一系列改革和市場推進,從產品結構到設計、生產,所有供應鏈都要有變化。于是在全球市場已近飽和,啤酒行業甚至進入下滑期的情況下,青島啤酒卻實現了逆勢上揚。

image.png

黃克興。來源:中企圖庫

從事乳業食品30年,飛鶴乳業董事長冷友斌意識到行業要想做好,就一定要在產品、科技、配方等方面不斷創新、學習。2019年上半年,飛鶴的研發開支就達到近8000萬,占營收的1.33%,為的就是加強核心競爭力,打下嬰幼兒奶粉這個市場。“傳統企業一定要耐得住寂寞”,在冷友斌眼里,即便是做大數據、做創新,也要穩扎穩打,心無旁騖。

image.png

冷友斌。來源:中企圖庫

比財富更珍貴的東西

作為曾經的央企領導人,宋志平不僅沒有停留在舒適圈,甚至還在離“炮火”最近的地方進行改革。

宋志平沒有滿足于帶出中國建材和中國醫藥兩家世界500強的成績,就在臨近退休前,還提出用“新三樣”推開國企改革的最后一扇門。

今天的國企經歷了體制和制度上的改革,但還面臨財富分配的機制問題,于是宋志平提出了“新三樣”:員工持股、上市公司股權激勵、超額利潤分紅權。做企業大半生,他希望能捅破最后這層窗戶紙,推動整個國企和央企的深化改革。

作為國有控股的高科技企業,海康威視也面臨行業技術更迭快、國內外市場競爭激烈的局面,董事長陳宗年覺得公司創辦18年,能成長為行業的領軍者,一方面離不開技術和市場雙重成熟的時機,另一方面,人才的激勵也是保證。

image.png

陳宗年。來源:中企圖庫

早在2012年開始,海康威視每隔兩年就實施一次限制性股票激勵,至今已實施了四期,覆蓋了從高管、中層到基層管理人員及業務骨干的核心人才隊伍,并且以業務骨干作為主要激勵對象。在陳宗年看來,國有高科技企業改革的最大特點也是要圍繞人,“人才是企業發展的根本,只有一流的人才,才能打造出一流的企業”。

從互聯網到零售,從房地產到醫療重工,每個行業變革的節奏和程度不盡相同,但企業家們對技術的信奉、對創新的追求、對冒險的渴望、對競爭的憂慮,以及對未來的信心是相通的,這些都是創造一個商業新時代的巨大助推器。

正如茨威格所說的那樣,技術和發明之外,意志、勇氣、責任、擔當,也是商業文明中比財富更為珍貴的東西,因為它們存在的意義,不僅僅只是推動潮水向前,還將潤澤每一片流經的土地。

。END 。制作:陳睿雅  校對:張格格  審校:高歡歡

  • 分享到: Baidu搜藏 轉貼到開心網 分享到QQ空間

專欄

何振紅

《中國企業家》雜志社社長

馬吉英

《中國企業家》高級記者,關注汽車、...

周夫榮

《中國企業家》記者

吉林棋牌麻将下载