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個人中心 | 退出 | 登陸 | 注冊 | 訂閱
未完成

年紀大了,火氣小了,周鴻祎變了

2019-11-20 15:06 | 作者:

周鴻祎變了嗎?公司內部,周鴻祎對于工作方面的要求雖然一貫嚴格,但和大家溝通時不再拍桌子,瞪眼睛;對外,他坦言自己要重新思考做企業的九個字——“定戰略、搭班子、帶隊伍”。他甚至開玩笑說道:“年紀大了,火氣小了。”

 

文|《中國企業家》記者 劉哲銘

編輯|李薇

頭圖攝影|鄧攀

 

站在臺上,周鴻祎忽然停住了演講,甩了甩發麻的手臂。

這一刻,臺下的媒體都投去好奇的目光,因為周鴻祎平時演講語速和思路很快,很少出現“卡殼”的情況。這場關于360政企安全新戰略的發布會,他舉著話筒在臺上已經講了一個多小時。

最近一段時間,外界對周鴻祎和360做政企安全業務的議論實在是太多,從齊向東和周鴻祎分道揚鑣分拆奇安信,到360只能做to C業務的“基因論”,再到前不久兩場幾乎同時間舉辦的安全大會(分別由360與奇安信舉辦),同行在關注,合作伙伴在關注,政企安全市場的客戶們也在關注。

周鴻祎演講意外的暫停時,臺下的媒體也開始交流:“周鴻祎和齊向東還挺有意思,360的安全大會請了一幫國外的安全專家,緊接著的奇安信安全大會,呼呼啦啦請了十個院士,打擂臺的味道很明顯啊。”

一位參與了兩場網絡安全會議的媒體人用“你追我趕”來形容這兩家公司之間的“火藥味”。今年4月,360發布公告稱,將清倉所持有的北京奇安信科技全部股權,收回予其的360品牌授權,并宣布未來重點進入政企安全領域。

兄弟鬩墻、權力斗爭向來是旁觀者最喜歡的情節,一時間,360兩位創始人“分家”的說法吸引眾多關注。

對于行業內和市場上的一些傳聞,周鴻祎選擇了“正面剛”。

周鴻祎明確否認了“分家”:“從一開始,360就是投資和扶持老齊(齊向東)的公司,現在他們有上市的計劃,如果繼續用360品牌不符合上市要求,那我們尊重老齊的想法,所以把股份轉讓出去,業務也拆分出去,一切都是按照契約來的,360也不是我和老齊的,哪來的分家呢?”

拆分奇安信之后,360宣布進軍政企安全市場,是不是意味著昔日的兄弟成為對手?對此,周鴻祎表示,360做政企安全業務,只聚焦于一件事——做網絡安全大腦,也就是網絡空間的“雷達”和“預警機”,這是其他安全公司做不了的事情,這樣360不會和安全行業的同行直接競爭,反而會有更多的合作空間。這樣的發展路徑,與360當年用免費安全顛覆行業的做法完全是兩條路。

在8月底舉行的第七屆互聯網安全大會上,周鴻祎并沒有火力全開,按照他的想法,互聯網安全大會是屬于行業的會議,過多的說360自家事并不合適,因此他決定在大會結束不久,再專門召開一場媒體溝通會,一方面是回應之前的各種傳聞和質疑,更重要的是告訴外界,360打算如何做政企安全業務。

2019年,近些年很少發聲的“紅衣大炮“重新變得活躍,這一次他同樣高調,卻變得耐心、謙虛。

周鴻祎變了嗎?

公司內部,360的員工也明顯感受到了周鴻祎的變化,他對于工作方面的要求雖然一貫嚴格,但和大家溝通時不再拍桌子,瞪眼睛,脾氣似乎小了很多;對外,周鴻祎坦言自己要重新思考做企業的九個字——“定戰略、搭班子、帶隊伍”。

周鴻祎開玩笑說道:“年紀大了,火氣小了。”是啊,出生于1970年的周鴻祎,就快50歲了,到了知天命的年紀。不過,他有了新的目標和戰場——政企安全,對此周鴻祎倍感興奮。

無論如何,這一年于周鴻祎而言,生動而不平常。

每天都很困難,每天又不困難

與前幾年相比,周鴻祎的工作節奏似乎更快了。前一天,他還在天津簽署網信產業項目協議,第二天或許就到了重慶,途中還會抽空踏入北京辦公室里擠出時間聽聽360的“白帽子”軍團們又挖出了什么新漏洞,順便布置新工作。

看起來,重返政企安全市場的360順風順水,一切都在周鴻祎的預設軌道里前行。和大多遇到挑戰的互聯網老炮不同,周鴻祎似乎也沒有經過所謂的“調整期”。十多年前,金山軟件在香港IPO后,周鴻祎的老鄉雷軍做得最多的事就是每天背包去徒步。雷軍坦言,那段時間他迷失了,每天早上起床不知道要干嗎。

“我是一個很感性的人,大家都覺得我很強勢。但其實我會遇到很多困難時刻,我都覺得很難過。”強勢、好斗,長期以來貼在周鴻祎身上的標簽讓外界不相信他會“鐵漢柔情”。心煩意亂時,周鴻祎喜歡擺弄他的音響,坐在沙發聽音樂,他最喜歡交響樂,最喜歡的音樂家是馬友友,與他硬漢形象反差不小。

今年,讓周鴻祎煩心的事并不少。

周鴻祎公布360將重返政企安全市場時,外界提出了一系列質疑:360原來沒有說做to B,為什么現在要做to B呢?to B和to C能一樣嗎?to C做得再好,能做to B嗎?不足一月,4月26日,公司董事及副總經理石曉虹一紙書面辭職報告,又讓人產生了好奇心:為何周鴻祎身邊的高管悉數離開?提出大安全戰略后,關于360政企安全業務的討論又日益增多。

對于高管的更替,周鴻祎的看法甚至有些“佛系”:老一批的360高管因為年齡、家庭、身體的問題,很多人確實干不動了,他們為360做了很大貢獻,360也給了他們很大的回報,他們既然想退休,為什么要把人強留下呢?

對于多年的創業伙伴齊向東,周鴻祎坦言,兩人仍然會“經常交流”,“怎么在一些人眼里,我倆就翻臉成仇了呢?”業務上,雖然有“非我莫屬、舍我其誰”的決心,周鴻祎也會受到些許影響:“碰上外界質疑的聲音,你也會去想他們的質疑有道理嗎?”

讓周鴻祎真正犯難的是,如何找到屬于360的戰略和戰術。

“有不少公司都做了很多年的安全產品,產品線也很全,和其他安全公司一比較,360憑什么保證,同樣的產品就一定做得比其他人更好呢?”周鴻祎經常陷入對這個問題的思考。從產品來看,綠盟有漏掃、IPS/IDS、防火墻、WAF等知名硬件盒子產品,啟明星辰有SOC、安全審計、配置核查等軟件產品。

“所謂戰略,就是做什么不做什么。”周鴻祎對《中國企業家》說這話時輕描淡寫,仿佛一切問題的解決都是水到渠成,“那360要做政企安全,就只做自己擅長的事情,做別人做不了的事情。找到方法之后回頭再一看又會覺得沒那么難。”

在外人看來,360最終定下的戰略有些過于簡單,像極了一拍腦門寫下的方向:360不是一家賣貨的公司,而是一家給黨政軍企提供高端網絡安全服務的公司。但在周鴻祎位于360大廈15層的辦公室里,每天半夜十二點準時響起的音樂聲,或許窺見過不為人知、五味雜陳的懷疑、否定和求索。

從C到B的產品經理

骨子里,周鴻祎喜歡做產品,中國互聯網圈提到周鴻祎,最為人所知的標簽之一就是“中國最好的產品經理之一”。和周鴻祎一起工作過的360產品經理也會說,周鴻祎先是個產品經理,然后才是個企業家。

或許是對產品敏銳的嗅覺,周鴻祎對于B端也有些出人意料的見解:“特別是對政企用戶來說,如何把你的技術能力變成一種產品,去滿足客戶的需求很重要。to B產品的規劃也很重要,一個好的產品白皮書和一個差的產品白皮書,可能前者能拿到上億的單子,后者拿不下來單子。”

除此以外,周鴻祎發現以往360投資的安全公司在政企市場掙到了錢,但陷入了極為同質化的競爭。有人評價說,現在安全廠商最擅長的無非兩項:市場銷售和功能抄襲。中國計算機協會計算機安全專業委員會主任嚴明也表示:“在政企應用當中,重應用、輕安全,重硬件、輕軟件,重建設、輕運維,重合規、輕保障等問題仍然在糾正之中。”

“(市面上)產品越來越像,我就覺得不太對。如果360做政企安全,一定要獨特。”最終周鴻祎確定360要做好網絡安全大腦,做好APT(高級可持續威脅攻擊)發現。這不禁讓人想起在移動互聯網時代眼光獨到的周鴻祎。

2012年,手機市場混戰初期,360高調宣布做智能手機;2013年,周鴻祎又開始以“兒童手環”涉足智能硬件;2015年,360開始做直播,孵化花椒直播。無論是to B還是to C,周鴻祎總能找到那個“破局點”。不過,這也同樣讓人擔心,360會不會還會遇到做C端產品時的困境:起了個大早,趕了個晚集。畢竟,在如今的中國智能手機出貨量的統計表中,早已不見360的蹤跡,而2016年9月上線的抖音目前已經收割了大批直播用戶。

除了安全,周鴻祎的想法似乎沒有一個落地開花。

有媒體這樣描繪過周鴻祎:在不認可的人眼里,周鴻祎沒有耐心,做事情沒有長期目標,很多新業務只給半年到一年的時間做出成績,手機、花椒都是如此。這對職業經理人壓力很大,只關注短期業績,要銷量或者要利潤。

周鴻祎則不認可這樣的說法:“所有的企業家在做事的過程中都在試錯,沒有誰能看準一件事,一做就必成。如果都成功就不叫創新。創新里面成功是偶然,失敗是必然。只是說很多企業家做了很多失敗的事情沒告訴你。”

“周鴻祎的確喜歡產品。”一位接近周鴻祎的人士向《中國企業家》表示,“他對360有能力對抗國外的攻擊也很驕傲。”

周鴻祎曾直言不諱:“過去十年,360獨立發現了40個對我們國家進行網絡攻擊的APT組織,它不是一個創新的想法,而是一條被驗證的路,這條路成功的同時一定有很多被驗證不成功的路。今天找到了方向,這是很難得的事情,就應該加大投入的力度,更加堅定的走下去。”

每每談起這些成績,周鴻祎都顯得信心十足,似乎他已經適應了不太一樣的市場環境。不過,他偶爾也會在朋友圈吐槽,覺得有時候和人打交道確實太累心太操心太費心。

修正文化干戰略

前兩年,在思考360未來發展戰略的那段時間里,周鴻祎經常思考一個夜不能寐的問題:如果有人來問,周鴻祎你天天吹牛,說360是中國網絡安全第一,但你做了些什么?

周鴻祎回答不上來,他只知道“360從一開始有一個使命:要創造安全,這個世界因為安全才能變得更美好”。直至今年,360高調宣布“重回政企安全”才正式向外傳達了方向。9月,周鴻祎在臺上發布了“戰略3.0”,定位、優勢等關鍵因素進一步明確。

隨著公司戰略升級,周鴻祎也變了:他開始強調“協作”,有意識地修正企業文化。“我原來做產品、做技術出身,原來的文化更多的偏向如何做事,比如說創新、用戶至上等等,但是現在公司規模大了之后,我們感覺在文化上要彌補另外的方向,就是協作。”今年9月10日,阿里巴巴在成立20周年之際,正式公布“新六脈神劍”。周鴻祎研究后發現,阿里在協作上強調了許多。

周鴻祎關于企業文化和團隊建設的思考,在今年拆分奇安信之后就對外界表露過,“我對二號位的標準比較高,我對自己狠,對二號位的要求也很高,所以一直在尋找,但不容易”。他希望能找到一個多面手幫助他將戰略進行分解。

9月在接受《中國企業家》采訪時,周鴻祎對中意的人才多了一項要求:找到一些能干的人,無論是產品還是銷售上能干的人也不難,最難的是當很多人在一起團結協作的時候,大家如何合作。在他眼中,今天政企安全已經不是個人英雄主義,而是進入了“打群架”的階段。今年下半年,周鴻祎更直言自己要補課,柳傳志所說的做企業“定戰略、搭班子、帶隊伍”的九個字更是被他反復斟酌。

可見,360對待政企市場的決心非同一般。而周鴻祎覺得,這件事根本不存在決心大小的問題,因為360已經做了十年,說什么都比不上做十年。多年來,360趟過沼澤、泥潭、陷阱后終于找到了一條希望之路。

為了這條路,50歲的“紅衣教主”選擇重新披上戰袍。

 

。END 。

制作:崔允琰  校對:張格格  審校:任穎文

 

2019(第十八屆)中國企業領袖年會將于12月8日至9日在北京舉行,董明珠劉永好陳東升、王石、宗慶后、周鴻祎、宋志平、張文中、王文銀、左暉等企業領袖已確認出席年會,十余位企業領袖主旨演講、近20堂領袖大課、8場尖峰論壇,囊括5G、云計算、人工智能、數字化、中國制造、新零售、大健康等熱門話題。商務合作請聯系胡女士:010-59511952,王女士:010-59512966

報名通道已開啟,點擊下圖即可報名▼▼▼

 

  • 分享到: Baidu搜藏 轉貼到開心網 分享到QQ空間

專欄

何振紅

《中國企業家》雜志社社長

馬吉英

《中國企業家》高級記者,關注汽車、...

周夫榮

《中國企業家》記者

吉林棋牌麻将下载