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個人中心 | 退出 | 登陸 | 注冊 | 訂閱
未完成

趣店南飛,羅敏的爭議為何從未停下?

2019-11-19 16:43 | 作者:

誕生不到一年便貢獻了九成以上的凈利潤,開放平臺業務收入持續翻番的同時,也暴露了趣店的隱患。核心業務發展停滯,從“暴露用戶信息”到 “強搭保險變相收取砍頭息”,關于趣店的開放平臺戰略,質疑也從未停息。

文|李越

來源|騰訊深網(ID:qqshenwang)

11月18日,趣店發布2019年第三季度財報,看上去不錯的業績增長卻未能阻止股價的大跌。

報告顯示,趣店在第三季度營收25.9億元人民幣,同比增長34.3%,凈利潤10.6億元人民幣,同比增長52.9%。

其中,開放平臺業務實現9.9億元人民幣的收入,環比150%的增速讓趣店另兩大業務(金融和貸款便利化)黯然失色。CFO楊家康更將其視為趣店的未來:“第三季度,開放平臺貢獻利潤占比達趣店凈利潤90%以上,已成為趣店最重要的增長驅動力。”

事實上從今年5月開始,“開放平臺”便成為趣店在戰略上強調的高頻詞匯。第一季度末,開放平臺貢獻了1.59億元人民幣收入,環比增長435%,二季度實現收入近4.0億元人民幣,環比增長150.8%。

爆發、強勁、大幅……趣店本季度的業績對于開放平臺的介紹亦不乏溢美之詞,然而這樣的數據下,股價依然大跌21%。

誕生不到一年便貢獻了九成以上的凈利潤,開放平臺業務收入持續翻番的同時,也暴露了趣店的隱患。核心業務發展停滯,從“暴露用戶信息”到 “強搭保險變相收取砍頭息”,關于趣店的開放平臺戰略,質疑也從未停息。

股價過山車

2014年3月,羅敏已先后嘗試了十多個項目均無一成功,當江西老鄉肖文杰將分期樂的模式向羅敏和盤托出,后者轉身復制出趣分期。從一臺iPad開始,印著“不用賣腎也能買蘋果”的傳單,裹挾著分期消費的風氣刮進了數千所校園。2016年迫于監管政策壓力,趣店關停校園貸轉向白領市場,接受螞蟻金服投資后接入支付寶“九宮格”,一年營收爆增514%。

快速決策、快速執行是羅敏帶領團隊所具有的的風格,趣店是眾多試錯后存活至今的唯一案例。趣店前人力負責人張青青說:“趣店其實不是一家公司,它是一個創業的壓縮包。”

在創業路上,羅敏曾遇到三個“貴人”,分別是梅花天使創投創始人吳世春、源碼資本創始人曹毅和昆侖萬維CEO周亞輝。按照羅敏的話來說:“這三個人在趣店集團發展壯大的資本運作中都曾發揮了巨大的作用”。趣店上市當日,周亞輝公司公號上寫了一篇萬字長文,回顧了投資趣店的前前后后。

然而邁入2018年,羅敏的三大貴人逐漸淡化出趣店。吳世春參與管理的鳳凰祥瑞大量減持,曹毅直接退出趣店董事,昆侖萬維頻繁減持逼得趣店回購全部股票。

2018年8月,趣店發布二季度財報披露了一則公告內容:趣店與螞蟻金服的戰略合作將在8月結束時終止。既包括支付寶App內的“來分期”入口,也包括對芝麻信用評分系統的使用。

從2015年入股趣店開始,支付寶為了推廣螞蟻積分近乎免費地向趣店提供流量入口,在獲客、風控上均給趣店提供了一個絕佳的超車機會。雖然在這個季度,趣店的財務數據達到了自己的歷史新高,與行業內其它公司的同期業績相比,營收和利潤上均位列第一,但終止合作的消息一出,股價應聲大跌超過20%。

羅敏屢次強調“趣店已經沒有那么依賴螞蟻了,合作協議的終止不會對趣店的運營產生顯著影響”,卻無法掩飾趣店用戶流量逐漸枯竭和壞賬率持續攀升的現實。如今,趣店的用戶增速維持在12%左右。

趣店在2018年嘗試的新項目多達數十個,表現出的是對用戶增長的焦慮,卻無一成功。2019年,放棄尋求用戶的趣店實行開放平臺戰略,轉向對廉價獲取的用戶進行深度挖掘。

“7300萬用戶注冊,授信三四千萬,大部分人處于沒有被完全喚起階段。”趣店預算總監曾告訴《深網》。

一位普通用戶告訴《深網》:“幾乎每個月都會接到幾次趣店打來電話問要不要借錢,頻率比以前高很了很多。無法直接授信的用戶往往會被推薦給更高息和不合規的平臺,趣店從中獲得沒有風險的利潤。”《深網》也發現,用戶在21CN聚投訴、黑貓投訴等平臺中的投訴帖從未間斷,大多數投訴都聚焦在“暴力催收”、“強搭保險”、“高利貸”。

事實上早在8月1日,新浪財經就發文《趣店違規收集用戶信息,被監管通報后仍未整改》,直指趣店通過“開放平臺”將數以千萬計的用戶信息暴露給“714高炮”。一周后,華夏時報發文《年化利率直逼60%!隨手記福貸“砍頭息”變身保險費 只能靠投訴退還?》指出其更多問題。