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個人中心 | 退出 | 登陸 | 注冊 | 訂閱
未完成

你一直鄙視,但做微商的人為何越來越多?

2019-11-18 13:04 | 作者:

盡管微商遭到無數鄙視,但從事的人群卻日益龐大。數據顯示,2017年時微商從業者就已超過3000萬,而2019年新名詞“社交電商”從業人員達4800萬,不少年輕的90后們也加入其中。微商神話,為何經久不衰?


文 | Shirley來源 | 投資界(ID:PEdaily)頭圖來源 | 全景網

 

提起微商,你的第一印象是什么?

 

相信大多數人腦海中浮現的不外乎是這樣:草根創業、朋友圈刷爆、不停地加好友、產品質量難保障,還有被當成段子講的文案“恭喜XX代理喜提豪車飛機”.....這是一個被貼滿了負面標簽的行業。

 

有的人表面上一本正經,背地里卻在做微商。在北京某VC機構從事分析師工作的方笑吐槽,“我的發小也在朋友圈賣衣服了,你說好端端一個小姑娘,為啥要做微商呢?”與其說是偏見,倒不如說是好奇:為什么他們都去做微商?

 

這堪稱是中國商業史的一大不解之謎:盡管微商遭到無數鄙視,但從事的人群卻日益龐大。數據顯示,2017年時微商從業者就已超過3000萬,而2019年新名詞“社交電商”從業人員達4800萬,不少年輕的90后們也加入其中。微商神話,為何經久不衰?



李麗,30歲,互聯網公司HR

“為什么做微商?掙得比工資多啊”

 

“這么說吧,做微商有時賺的比我工資要高。

 

說話的人是李麗,今年是她做微商的第四個年頭。加入微商行列的想法始于她生完孩子后的一段時間。那段時間,微商之風正刮得濃烈,李麗在刷朋友圈時,經常會看到有賣家發布奶瓶、玩具等動態,一起被貼出來的,還有小孩子玩的正歡得小視頻。

 

奶瓶和玩具的價格都不算便宜,單品將近300塊,李麗買了幾次,一來二去的也就跟賣家熟悉了起來。在對方的勸說下,她心動了,開始做品牌代理,“沒有代理費,預存6000塊,可以8折拿貨。”李麗介紹。

 

由于入行較早,李麗趕上了紅利期。累積了一批忠實客戶,也發展了幾個代理,目前,李麗同時代理著一款護膚品和一款乳膠枕,月收入在一萬左右。

 

比起化妝品,李麗更看好乳膠枕,“一是利潤不低;二是基本不用售后,只要維護好客戶就行;三是不用擔心客戶使用后會有副作用。

 

為了得到這些客戶資源,李麗當初費了不少工夫,“客戶從加完微信到下單,也需要一段時間的觀察期,還有不少加了就刪的。”添加方式也是花樣百出,她先后嘗試了地推、百度推廣、請客戶介紹客戶等。

 

但不出意外,她能感受到來自身邊親友對微商的質疑,這并不是一份那么體面的“工作”。畢竟買微商的產品是一回事,自己做又是一回事。

 

不過在李麗看來,做微商是個很好的副業。

 

她現在在一家互聯網公司擔任HR,互聯網行業年輕化的標簽很明顯,而李麗自己,正站在30歲的職業關口上,“也算是分散風險吧,這是一個不設限的行業,沒有年齡與學歷限制,做好了能一直做下去。” 

 

孫雨,28歲,外貿從業者

“90后做微商,朋友圈不會發雞湯”

 

可以肯定的是,微商圈子正在“換血”。

 

在青島做外貿生意的孫雨發現,身邊像她一樣做微商的90后越來越多了。“我好幾個同事都在做微商,有的用小號發動態,可以理解,今年行業不太景氣,都是為了生活。”孫雨感嘆。

 

隨著90后涌入職場,步入家庭生活,刷新了又一代勞動者的面貌。從前以寶媽為主要中堅力量的微商行業,也呈現年輕化的態勢。單是孫雨所在微商的團隊里,就有一大半都是像她一樣,手握本科學歷的白領。

 

孫雨調侃如今的微商形勢,是“ ‘70后’做供應鏈,‘80后’帶團隊,而‘90后’奮斗在一線”。

 

眾多“一線”工作者給了微商新的面貌。孫雨并沒有刷屏似的發朋友圈,也沒有切換小號或是屏蔽同事和領導,只在休息時間分享動態。她認為,作為一名微商,是需要打造自己個人IP的,“分寸感很重要,人設也是,不能讓人家覺得你很煩人,我有時候會發一些正能量的動態,同事有時候也從我這里拿貨。

 

微商之路,孫雨走了兩年,也發現外界對于微商存有很大的誤解。比如微商三無產品泛濫和浮夸的營銷文案,她解釋,“行業在逐漸規整,我做的肯定不是三無產品,自己也在用,而且現在90后微商的朋友圈打造得都很精致,不會整天發一堆雞湯。

 

至于為什么選擇保健品作為微商切口,孫雨表示,不少白領缺乏鍛煉,生活不規律、工作壓力大,這些因素引發普遍焦慮,而吃保健品養生已經成為潮流。

 

值得一提的是,大多數人并不會將做微商當成自己的主業來發展。在孫雨看來,做微商不確定性太大,淘到金子的人不少,淘不到的也大有人在。

 

張雪,24歲,設計師

“兩周加了5個人,3個是同行”

 

24的張雪就是沒有淘到的那一個。

 

眼看著不少人進了這個行業拿到高收入,張雪終于也在今年10月推開了這扇大門,開啟刷屏模式。張雪入手的是服裝,賣家告訴她規則,先按照原價賣出八單,之后就可以按照代理價賣貨,張雪要賺的就是其中的差價。

 

微商賣貨,從加微信開始。張雪為此在朋友圈造了好幾天的勢,“推薦加微信5人可享特價衛衣一件”。吭哧吭哧刷了兩個周的屏,衣服一件沒賣出去,一共新加了5個人,其中3個是同行。

 

折騰了這么久,一點效果都沒有,張雪非常失望,她總結原因,“主要是因為朋友圈沒人,還有就是賣衣服的太多了。”其實,微商人滿為患不止體現在衣服一個品類上,各個品類都已有不少先行者入局,由于入行門檻低,時間自由不設限,這場競爭變得異常激烈。

 

經歷了挫敗后,張雪刪去了之前發的動態,她決定暫時放棄做微商這個想法。“我工作也很忙,不想做這么多無用功了。

 

中國商業史上一大奇觀

被鄙視,為何做微商的人越來越多?

 

想當年阿里成立,馬云斗志昂揚的喊出口號“讓天下沒有難做的生意”。

 

這句話如今放在微信上同樣適用。2011年,微信橫空出世,在釋放互聯網紅利的同時,也催生了新的商業模式——微商。2013年,微商出現;2015年,發展興盛;2017年,模式逐漸成熟,而現在,我們生活在一個幾乎人人皆微商的時代。

 

微商以一種近乎不可理解的速度快速躥紅,不知從什么時候起,打開微信朋友圈,微商泛濫已是普遍現象。他們發的內容80%都是廣告,另外20%多是心靈雞湯與業績分享。

 

擁抱微商,試水新渠道,也不乏傳統品牌的身影。2014年8月,韓束開始做微商,第一年銷售額就突破5億元;2017年,千億洋河進軍微商新零售,創下21天招募2300多位代理的神話;2018年年初,蒙牛攜大健康產品纖維奶昔牛奶“慢燃”進入微商,3個多月招募近萬代理;2019年伊始,伊利也加入了進來……

 

這儼然成了另一個淘寶——商品品類從包含衣服、化妝品、保健品外加金融理財產品等等,種類之多令人眼花繚亂。這不是個小市場,2018年,微商市場交易規模達3287.7億元,預計今年將達到1萬億元。

 

說到微商品牌,就不得不提堪稱“業界楷模”的明星夫妻張庭夫婦。二人將自創的化妝品品牌做的風生水起,儼然締造了一個“微商王國”。年初,其公司達爾威公布了2018年度的交稅總額,高達21億人民幣,令人咋舌。

 

不過,值得注意的是,達爾威旗下的護膚品牌此前曾出現多起質量問題,一度沖上微博熱搜,引發質疑。微商行業里假貨泛濫、售后不完善等不規范現象長久存在,常常令吃了虧的消費者有苦說不出,質量問題何解?

 

今年1月,電子商務行業迎來了自己的第一部法律《中華人民共和國電子商務法》,法規對個人代購、刷單、大數據殺熟、捆綁搭售等行為都做了相關規定,如今距離正式實施已有11個月。

 

記得法規剛出臺時,朋友圈里的微商人心惶惶,低調了好一陣子。不少商家表現的分外謹慎,孫雨當時在朋友圈發布了一封“告買家書”,“詢價不要問多少錢,用‘米’這個詞代替,不然會被封號的。

 

但如今看來,當初傳的“封號”“微商涼涼”等情況并沒有出現,不過有不少微商轉去了專門的平臺“云集”“微店”等,微商大軍依然浩浩蕩蕩。這,應該算是近年中國商業史上的一大奇觀吧。


。END 。

制作:武昭含  審校:任穎文

  • 分享到: Baidu搜藏 轉貼到開心網 分享到QQ空間

專欄

何振紅

《中國企業家》雜志社社長

馬吉英

《中國企業家》高級記者,關注汽車、...

周夫榮

《中國企業家》記者

吉林棋牌麻将下载